理财秘密之谁能获得黄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巴比伦工匠班兹耳一直以造战车为生。现在他面无表情有气无力地坐在家里的光秃秃的院墙上,他的表情凝重,似乎有很多忧伤的事情缠绕着他,搅得他心烦意乱。班兹耳悲伤地望着徒有四壁的家,看着敞开的工作间里面一辆没有完成的战车,战车孤零零地伫立着,周围零件撒了一地。 他的妻子在门口来回踱步,有时候她用忧郁的眼睛看一下班兹耳,似乎在暗示:班兹耳我们马上就没有粮食吃了。你怎么还不去工作,再不把战车卖出去,就无法收回客户的钱。想到这里,班兹耳的妻子轻轻叹了口气。

幼发拉底河流域的日头格外炙热,班兹耳靠在墙根下,他在冥思苦想一个问题,这几天他什么都没有做,就为了寻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,可是想了几天,毫无结果。他已经疲惫不堪了。也许他应该象往常一样工作,拣起地上的钉子和锤子,为战车齐边、磨光、上漆、等待漆在太阳底下,迅速干涸,然后他用力拉紧铺在车轮上的皮革,直到战车做完,他都没有休息的时间。 班兹耳的家就在皇宫围墙的包围之下,那座巴比伦大地之神贝尔神殿气势恢宏、色彩绚丽、直达云天。在皇宫和城墙建筑的巨大阴影下,有许许多多像班兹耳家一样简陋的房子。 巴比伦城就是这样没有完整的城市结构规划,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在污秽横流的街巷上,矮小的房子就在这些建筑物周围,对比就象黄金和石块那样明显。而那些家徒四壁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和有钱人出入同一条街道。

如果班兹耳现在回头看一眼,对他来说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有钱人的战车正喧闹着招摇过市,而战车两旁全是有鞋穿的摊贩和没鞋穿的乞丐。只在很少的时候,富人们才给穷人让路 给那些伺候国王的努力让路,让他们挑着装满水的羊皮袋进皇宫,这些水用来浇灌皇宫美轮美奂的空中花园。 喧嚣而混乱的街道没有引起班兹耳的主意,他过于专心自己的思考。这时,一阵美妙的七弦琴音乐把班兹耳唤醒了,弹琴的是班兹耳最好的朋友卡比 一个感性的乐匠。卡比总是春风满面,没有忧愁,他开口说话的时候,语气总是恭敬: 愿诸神保佑你安康自在,我的朋友。神恩慷慨,使你暂时脱离了工作的辛苦。我为你感到喜悦,这种闲情逸致也感染了我,我想,你的钱袋一定是饱满的,为你祈祷,祝愿你的工作,总是忙个不停,收获不停。 卡比象往常一样说个不停, 亲爱的朋友,今天我来是想向你借两舍克勒的零钱,我要去参加那些贵族的宴会,宴会一结束我就还你。相信我,这两舍克勒回到你手里之前,你不会遭受任何损失。

班兹耳有气无力的回答: 谁都不会把自己仅有的财产借给别人,包括是最好的朋友,我只有两块钱,这是我现在全部的财产了,所以哪怕是你,我也不能借。 什么? 卡比惊讶地问, 你是说你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吗?那你竟然还有心情这样悠闲地坐着?你怎么不去完成你的战车?除了做战车你还想用什么改变你现在的生活吗?我的朋友,告诉我你的热情都跑到哪里去了?难道是有什么事情纠缠着你,还是说,你遇到了什么麻烦了? 等卡比一口气把所有的疑虑全说出来之后,班兹耳点头说: 的确是神在戏弄我。朋友,我做了一个古怪的梦,我变成了真正的富翁,富甲天下,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把钱抛给穷人和乞丐,我给妻子买最名贵的衣服 完全不担心高昂的价格,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,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。除了我已经花掉的钱,我还有一大堆金子供我挥霍享乐。我无比的满足,享受生活带来的所有乐趣,我们甚至打算住在皇宫。而你,我最亲爱的朋友,你肯定认不出我了,认不出以前辛苦工作的老朋友,你也一定认不出我的妻子。她年轻起来,漂亮得像一个美丽的少女,皮肤白皙通透,笑容灿烂无比。

听完班兹耳所描述的美丽的梦,卡比说: 是的,我的朋友,这样的梦的确令人开心,但是一场美梦就让你变成一尊雕像了吗?你这样闷闷不乐是因为你做了这个美梦吗? page# 班兹耳深深吸了一口气,意味深长地对卡比说: 我这样闷闷不乐是有原因的,每当我想起我的生活捉襟见肘时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现在,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,这些年来,我们一直在这个城市里,同处于一样的环境,从小一起跟祭司学习,他传授给我们智慧,长大后,虽然我结婚了,但是我们一直亲密往来。我们都习惯于自己的生活,长时间的工作然后花自己辛苦赚来的钱,这些年我们没少赚钱,在不经意间这些钱都被花掉了,我们用工作的辛苦换来自由自在地花钱,但是我们却没有体验过财富的喜悦,除了我的那个美妙的梦,难道我们比有钱的人愚蠢吗? 班兹耳加快了语速: 我们住在这样富有的城市,所有的商人都说,没有哪一座城市的财富能比得上巴比伦城,整座城市到处都是财富,到处都是有钱人。而你看看,我穷困潦倒,你也一样窘迫,你没有参加贵族晚会的钱,而我钱包里只剩下两舍克勒 它一直那么瘪 要是我能对你说: 瞧,卡比,我最亲爱的朋友,这是我的钱包,里面的钱币你想要多少就拿多少 那样该多好。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工作,赚来的钱都只能糊口,没有更多的财富属于我们,究竟哪里出了问题,到底是为什么? 卡比用疑惑的眼光打量着眼前的班兹耳,这还是他的老朋友么?卡比惶惑地说: 听我说,班兹耳,这几十年来,你从来没有这样说话。我还不能完全明白你的意思,噢,班兹耳,你从来没有说这样多的话。

班兹耳继续说: 卡比,为什么我们这样贫穷?是不是我们的孩子也要和我们一样贫穷,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?要在这个遍地是黄金的城市,心甘情愿地贫穷生活下去吗?这些年,我每天起早贪黑地工作,我认为没有哪一个工匠作出的战车比我得更好,我每天感谢神恩慷慨,希望神因为我的勤劳赐予我无穷的财富,但是几十年来,直到那个梦之后,我改变了我的想法,我不在希冀神赐给我财富,因此我心情烦躁不安,我渴望拥有财富,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,成为一个有钱人。可是我想尽所有办法,做到尽善尽美,但是我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改变,我需要思考一下这其中的原因,你知道的 卡比 这不是相应的,为什么所有好的东西都不是我的?难道只有有钱人才能得到它们吗? 卡比看着班兹耳的眼睛说: 班兹耳,我也想得到答案,我并不甘心,我想弹奏更美妙的音乐 这把小琴已经破旧到不能用了 可是为了不挨饿我必须每天把它擦拭干净。我弹七弦琴赚来的钱实在微不足道,我盼望能有一把精美的七弦琴,我会用它弹奏出最动听的音乐,连皇宫里的人也没有听过。 卡比说完这些,抚摸着那把旧琴,好像那把琴在一瞬间变成整个巴比伦最精美的七弦琴,卡比轻弹了几下。班兹耳按住卡比的手说: 卡比,我相信有了那把琴,你会弹奏最美妙的音乐,听了你的弹奏,连神灵也会被感动。但是,现在我们太穷,我们怎样才能实现这个梦想呢? 这时铃声响了,班兹耳抬起头看到那些挑着一大羊皮袋水的奴隶步履蹒跚地走过,他们上身赤裸,汗流浃背。大的羊皮袋需要五个人才能担住,每向前迈一步,他们都要佝偻着身体。 卡比说: 你看走在队伍前面那个拿着摇铃的指挥者,看上去他的工作很轻松,只是带领着奴隶向前走,你看,他根本不看其他人,但是所有人都害怕他。这个指挥者应该算是杰出人物了。 班兹耳深有感触地说: 卡比,你知道的,在那队伍里肯定不乏能工巧匠,许多人像我们一样有不凡的技艺。你看,队伍前面的那几个身强力壮的金发男人一定是从北方来的,他们身体如此健壮,那几个年轻的黑人是南方人,最后面身材矮小的棕色人是从其他的城市赶过来的。他们每天都要从河那边取水运到皇宫的花园里,日复一日,永远如此,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乐趣,因为这样的工作,让他们所有的快乐都消失了。可他们却依然继续这样痛苦地生活着。